• 今天来谈两件事情,一个是新零售,和我们行业有很大关系,第二个是我最近在干的一件事,叫做“新匠人”。

    我认为任何一个行业最激动人心的时刻,就是是突然有一个大的风暴到来,原来非常沉闷、枯燥的环境发生了重大变化,就好像里尔克所说的,“我认出了风暴,激动如大海”。

    但是这可能也是最危险的时候,因为你不知道自己是风暴的一部分,还是要被风暴摧毁的那部分。新零售概念提出来到现在有一年半时间,过去一年半里,中国零售行业、制造业、电商都被新零售概念搅的一塌糊涂。

    我觉得这是一件特别好的事情,只有在中国才可能发生这一场新零售革命,我在美国见过一些百货零售企业,今年年初还去了一次日本,日本有一个茑屋书店,现在很火,我和两个朋友去,都涉足文化投资。我们三个人到了代官山,逛了一个多小时,逛完以后很不好意思,我就偷偷问他们,我说如果这个书店在中国,你们会投吗?他们说我们不会投。

    在那个富人区,孤零零的地方,你可能会认为材料不错、设计不错,但是跑到中国能活吗?我觉得很难。T会员的模型,可能在今天的中国零售市场也是1.0时代的产品。在80年代,日报有两个非常有名的百货品牌诞生,是日本在商业最繁荣时期的一个巨大变革。

    如何看今天中国的商业地产或者我们零售行业的变革,可能是别的国家难以比拟的。

    我们出现了什么样的变化?

    第一,出现了巨型商业,2017年中国的电商将近30万亿,全社会消费品零售总额不到40万亿,中国去年的GDP82万亿,电商占到了30万亿左右。更可怕的是电商很大一部分是在手机端完成的,2016年中国移动支付5万亿美金,美国1000亿美金,差50倍。中美之间的互联网所有数据里面差别最大的就是这个数据,移动支付改变了人们支付和交易的场景。

    接着出现了最后一公里,例如京东有200万个快递小哥,最近“饿了么”被阿里收购了,加在一起1200万快递小哥,这些小哥天天骑着摩的,中国1%的人口解决了我们最后一公里的事,这个在美国就太难,但是中国做得到,中国最便宜的就是人力。

    中国有2亿中产阶级崛起,在2015年之前,基本上是得屌丝者得天下,三年后的今天谁敢说这句话?

    “让生活更美好”这句话只跟中产阶级有关系,所以发生了巨大的变化。

    再接着出现了巨型城市,2017年中国千万级人口城市有13个,中国现在城市化率只有55%左右,70%左右的时候城市化才算结束。所以千万级的城市人口会崛起,我们看到重庆、西安、合肥的房价、商业环境、城市规模,包括人口年龄都发生了巨的变化。在美国千万级人口城市只有两个,在东南亚国家只要是一个千万级的城市,基本上就是这个国家的首都,一个国家1/4到1/3的人口居住在一个城市。中国到2030年大概9.4亿人口居住在城市中,那个时候中国起码超过20-25个千万级的城市。所以这是全世界根本看不到的一个景象。

    另外在过去的10年里,中国出现了一个巨型的城市综合体模型,20-50万方这样一个大型的,辐射周围50公里左右居民的消费。为什么我认为今天各位所面临的零售行业的变革很让人高兴的是,可能全世界所有国家做零售业的人都没有各位那么兴奋,变革发生了,但是也没有在座的各位那么焦虑,因为你不知道你是一个建设者,你还是一个被摧毁者。我们今天正在做的实验就是全世界最崭新的一个工作。